搜索
積習待用 首頁 稽古堂 歷史考古 查看内容

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風水選擇及其原因初探

2012-10-5 09:41| 发布者: 習齋| 查看: 791| 评论: 0|原作者: 李智|来自: 學理論·學術版

摘要:   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選址保留了大量的漢代墓葬風水術的原則,墓葬背山面水,左右有闕山呼應,明堂開闊。采用這種風水原則是對漢代以前埋葬習俗的沿襲和發展,同時,崖墓四周環境的合圍狀態在心理學上給人以安全感。 ...
  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選址保留了大量的漢代墓葬風水術的原則,墓葬背山面水,左右有闕山呼應,明堂開闊。采用這種風水原則是對漢代以前埋葬習俗的沿襲和發展,同時,崖墓四周環境的合圍狀態在心理學上給人以安全感。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風水理論是后世風水理論化、系統化的雛形,為后世風水理論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一、風水的定義

  中國的風水術源遠流長,漢代及漢代以前有不同的名稱,如堪輿、地理、卜宅、相宅、圖宅、陰陽、地理、青烏、青囊、形法等,名稱雖多,但實際是泛指“相宅堪地,擇吉居之”之意。雖然本文的研究時段界定為西漢時期,但為了敘述方便,通以風水名之。

  風水在漢代并沒有人給它下過準確的定義,最早給它下定義的是晉代的郭璞,他在《葬書》云:“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葬書》“風水”的理論根本是以“生氣”為核心,以藏風、得水為條件,以尋求一個理想的墓葬環境為著眼點,以福蔭子孫為最終目的。

  陳怡魁博士將秦漢時代的風水法則稱之為“四大局風水術”即:“夫藏以左為青龍,右為白虎,前為朱雀,后為玄武”。四獸的地形標準要“玄武垂頭,朱雀翔舞,青龍蜿蜒,白虎馴頫”。[1]這樣的一個山水布局,把墓葬圍在中間,形成了一個山水合圍的小環境。

  以上引用的定義只是從文獻的角度概述了漢代風水的狀況,那么真實的西漢諸侯崖墓的風水狀況如何,我們通過下文來展現。


  二、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風水

  由于歷史久遠,漢代的地形地貌大多發生了變化,現在看到的地理情況并非漢代的原始狀態,諸多漢墓的風水環境也已經不是當初下葬時的狀況,所以不能從現存墓葬的周圍環境來推測漢代下葬時的風水選址原則。但是西漢諸侯王多因山為陵,或者選擇高敞臺地筑造拔地而起的方墳,山體周圍的植被可能會變化,河流可能會變化,山體卻變化極微小,山體周圍作為當時風水組成部分的山脈和平原也會基本保存,由此看來崖墓保留了更多的風水信息,這樣我們就可以根據當代的地形環境,再結合文獻記載尋覓西漢風水術活動的痕跡,力求再現西漢崖墓風水選址的原則。

  江蘇徐州地區的西漢楚國王陵多是因山為藏的大型崖洞墓,這些墓葬分布在黃河與淮水之間的平原地帶,選擇石灰巖丘陵崗地,在相對高度100米左右的山崗腹地開山鑿崖洞構筑墓室者為多,其墓葬的周圍環境狀況見表一:

  從統計表格中我們不難看出徐州西漢楚王陵墓的墓向不固定,但是墓葬周圍的環境具有以下特點:(1)陵墓均因山為陵,背山;(2)陵墓的正面面對開闊的平原,陵前多有水環繞;(3)墓葬的遠處正前方多有山,猶如墓之屏障,類似后世風水中所說的案山;(4)墓葬的左右兩側多有闕山遙相呼應。

  墓葬背山面水,面對平原的環境特點和《葬書》中所說的“前澗(朱雀,地闊,有溪水繞過),后崗(玄武,有高山作為屏障)。”的形勢要求極為符合。這樣的風水布局和后世風水中前有照、后有靠的墓葬選址思想也是一致的。而左右闕山又和“左為青龍,右為白虎”的思想一致。唯一不同的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固定的代表天地四方,即東西南北,而西漢歷代楚王陵墓的墓向并非都是追尋坐南朝北,這樣四神并未和四方的方位對齊,但是西漢楚王諸侯崖墓已經具備了后世風水所奉行的四神環抱的環境模式,只是東西南北四方的選擇和后世不同。

  再看河南永成縣芒碭山一帶的西漢梁王墓群,芒碭山附近的河流情況,可以通過《水經注》的記載進行還原,《水經·獲水注》載:“獲水又東逕碭縣故城北應劭曰:”縣有碭山,山在東,出文石……獲水又東,谷水注水上承碭陂,陂中有香城,城在四水之中。承諸陂散流為零……積而成潭,謂之碭水“。由上所述可知,酈道元時代陳勝墓地的環境:周圍群山環抱,西臨碭陂池沼,東面與香城相西距秦代碭郡郡治不遠,是一處環境幽靜而又莊嚴肅穆的地方”。[3]秦末農民起義軍領袖陳勝的墓地處于芒碭山主峰的西南山坡上,和梁王墓群處于同一地理區域,又因為北魏相距漢代不遠,地形地貌變化不大,水經注描述的河流狀況基本可以反映西漢地理環境的真實狀況。

  對照芒碭山西漢梁王陵級墓葬一覽表[4]和芒碭山西漢梁國陵墓分布圖[5]可見,河南省永成縣芒碭山一帶的梁王墓群也同楚王墓一樣,大部分墓葬枕山面水,明堂開闊,有闕山位于墓葬的左右。例如鐵角山一號墓,墓向朝東,以鐵角山為后崗,以芒碭山東南麓和保安山為闕山,以保安山和芒碭山之間的平原地帶為前澗。這樣的墓葬風水選址和徐州西漢楚王陵墓的選址如出一轍。同樣,“河北滿城縣中山王墓的埋葬設施特意選建在擁有左右山峰的高大陵山之上,玄室開于主峰頂側,左右兩邊各有一山峰護衛。玄門正前方面對廣闊的河北大平原,背后則有蜿蜒連綿的太行山脈為天然屏障。”[6]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到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選址基本上是背山面水,左右有闕山呼應,明堂開闊,這樣的地形環境不但藏風聚氣,而且景色秀美。東漢張衡在《冢賦》中也概括了當時所見陵墓的環境“高岡冠其南,平原承其北,列石限其壇,羅竹藩其域。系以修,洽以溝瀆。曲折相連,迤靡相屬。”應該說,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風水理論是后世風水理論化、系統化的雛形,為后世風水理論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三、西漢諸侯王崖墓風水選擇的原因探析

  (一)西漢諸侯王崖墓的風水布局是對漢代以前埋葬習俗的沿襲和發展

  先秦時期是中國風水的萌芽期,最初的風水是中國古代先民在定居生活中逐漸積累起來的樸實的相地術,考慮那些地方適合氏族和部落的生產、生活、以便定居。而擇風水之地而葬,在我國古已有之。“相墓之法,蓋自古有之。《詩》曰:‘相其陰陽,觀其流泉’卜宅如是,卜其墓亦如是。”[7] “春秋時代,選擇墓地的原則已含有‘負陰抱陽’的思想。如太原市有一座春秋時代的古墓,后枕西山,面向汾水,正是負陰抱陽的具體體現。”[8]

  秦始皇陵選在驪山北麓是因為山陰多金,山陽多玉。始皇陵墓左邊青龍盤,右邊白虎踞,前臨渭河,如此看來,秦代的選擇墓地的標準,符合后來風水學說的龍虎觀念。秦末,韓信在為其母親選擇墓穴時,也很講究墓地的選址。“太史公曰:吾如淮陰,淮陰人為余言,韓信雖為布衣時,其志與眾異。其母死,貧無以葬,然乃行營高敞地,令其旁可置萬家。余視其母冢,良然。”[9]布衣尚且選址擇穴,那么那些公侯王爵就更不必說了,而且司馬遷發此議論,說明司馬遷把韓信的命運與其母親之葬地相聯系,這足以說明秦漢之際人們的墓葬擇地的風水觀念已經形成。

  (二)西漢諸侯王崖墓四周環境的合圍狀態在心理學上給人以安全感

  風水術中“包含了大量的視知覺因素,例如風水術中力求完形統一,忌諱松散破碎,力求主從有別,重點突出,加強整體感,這些都是完形心理學的影響。”[10]

  這種完形心理的結果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將墓葬四面合圍,層層護衛,構建了一個相對完整的封閉空間。德國著名心理學家勒溫提出了心理生活空間的概念,包括三個部分:“準物理事實——心目中的自然環境;準社會事實——心目中的社會環境;準概念事實——思想概念和現實的差距。其中準即非真實實物,只是主觀感受,”[11]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四面合圍符合中國人心理的準物理事實,也就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實現了人們心中所期待的自然環境給我們的主觀感受,這個相對完整的自然空間,給了我們一種心理的安全感,因為“通常在沒有任何實體圍蔽時,心理場處于一種自我緊張的狀態。”[12]試想當墓主人在未死的時候,來看看自己百年之后將要葬身的墓穴,站在墓穴之上,看到四周山環水抱,環境優美,知道自己將長眠于此,心中的安全感和歸屬感便增加了幾分,對死的恐懼也減少了幾分。這正是風水選址的吸引力,也是風水能廣泛流傳的心理原因之一。

  參考文獻:

  [1]張茗陽。生存風水學[M].陳怡魁博士講述。上海:學林出版社,2005:223-225.

  [2]周學鷹。徐州漢墓建筑[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1:269.

  [3]劉慶柱,李毓芳。西漢十一陵[M].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1987.

  [4] [5] 閻根齊。芒碭山西漢梁王墓地[M].河南省商丘市文物管理委員會,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永城市文物管理委員會。北京:文物出版社,2001:4-7.

  [6]黃曉芬。漢墓的考古學研究[M].長沙:岳麓書社,2003:127.

  [7]尚秉和。歷代社會風俗事物考:第1版[M].長沙:岳麓書社,1991.

  [8]楊文衡。中國風水十講[M].北京:華夏出版社,2007:32.

  [9]史記·淮陰侯列傳[M].西安:太白文藝出版社,2005:455.

  [10][11] [12]徐蘇斌。風水說中的心理場因素。王其亨。風水理論研究[C].天津:天津大學出版社, 1998:107-115.

最新评论

手機版|小黑屋|習齋    

GMT+8, 2020-2-19 03:26 , Processed in 0.071131 second(s), 2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