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積習待用 门户 查看主题

《西周纪年研究》后记

发布者: magicwind | 发布时间: 2014-5-22 15:22| 查看数: 207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按:贵州大学张闻玉教授、新疆师大饶尚宽教授、陕西省考古所王辉研究员新著《西周纪年研究》(贵州大学出版社2010年8月),其《后记》多有深意,特转发到《西岳论坛》。】
《西周纪年研究》后记
贵州大学 张闻玉
和欧美民族相比,中华民族并不存在普遍信仰的宗教,从"子不语:怪力乱神"开始,宗教就被排除在中华民族的主流之外,取代宗教作用的是厚重的历史。"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留取丹心照汗青"式的名垂青史是中国文人的共同梦想;虽然偶尔也有"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的牢骚,但发完牢骚还是希望"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吴梅村因历仕明清两朝而深深自责,曾感叹"误尽平生是一官,弃家容易变名难",临终嘱其家人只以僧衣入殓,墓碑只写"诗人吴梅村之墓"。生前的荣华富贵远比不上身后的历史评价,这也许只有在历史意识浓厚的中华民族才会出现。正因为如此,历史才成为中国传统学术的王冠。《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在位听讼,文辞有可与人共者,弗独有也。至于为《春秋》,笔则笔,削则削,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词。弟子受《春秋》,孔子曰:‘后世知丘者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从孔子对《春秋》严谨的态度可以看出中国学者对于历史的高度重视。所以,一个中国的学人只有走完了由文学而经学、由经学而史学的全过程,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学者。评价一所学术机构人文学科的实力也往往以史学,尤其是以史学中的明珠先秦史学作为标准。
所谓历史,我认为有两个含义:一是记述我中华先民所历之史实;二是这些史实必须以年月日系之,才可以让我们考察史实的渊源流变,以史为鉴。没有时间维系的史实只不过是一堆杂乱无章的史料。由此,历史年代学成为历史学一个重要的分支也就不足为奇了。西周纪年一直是先秦历史年代学的焦点问题,中国学人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自秦汉迄今,两千余年未绝。"断代工程"虽然已经通过国家验收,但这一问题并未尘埃落定,反而引起了更多的关注。本书的出版旨在对西周纪年进行有益的探讨,我们相信,存在不同的观点对于学术界并非坏事,相反,不同观点的交锋更能促进学术的前进;我们也相信,对于观点是否科学,读者心中自有明断。
本书以"四分历"为基本方法,以"月相定点说"为理论依据,自信得出来的各种结论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在今天的先秦史学界,"月相四分"和"月相定点"的争论一直持续,由于王国维先生的影响,"月相四分说"尘嚣日上。本师汝舟先生健在之时,对"月相定点"屡加宣扬;近年来,经过各位同门和有识之士的不懈努力,学界对于"月相定点说"越来越表认同,但是要使史学界真正认识到"月相定点说"的不朽价值。依然任重而道远。国学大师陈寅格先生为王国维纪念碑所写的碑文中有云:"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王国维先生是学术大师,对于先生学术精神的继承,不是把他的观点奉为金科玉律;认真地思考,大胆地疑问,是更好的继承和发扬。
2009年年末,作者开始整理书稿,计划出书。饶尚宽教授远在新疆,王辉研究员身处西安,书稿意见传递,多靠电子邮件。有一段时间,新疆地区网络阻绝,只能通过信函往来。现在本书即将付梓,也是对为本书付出辛苦和汗水所有人最好的安慰吧!从初稿到定稿,其间经过四校,目的就是要把书中的错误减到最低。因为书成于众人之手,疏漏之处在所难免,还请读者谅解。
本书能够得以出版,首先要得益于贵州大学陈叔平校长的关注和支持,他推崇学术、远见卓识,令人敬佩;贵州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宋立道教授对本书的出版也付出辛勤的努力;又得贵阳社会教育专家王书先生给予赞助,使能顺利出书。没有他们的付出,就不会有这本书的面世。在本书的编撰过程中,洛阳考古所王化昆先生、首都师范大学邱志诚博士都提出了中肯而重要的意见,在此一并致谢!

                                                         2010年7月15日

最新评论

手機版|小黑屋|習齋    

GMT+8, 2020-2-19 02:59 , Processed in 0.070461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